欢迎访问素素美文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文章 > 爱情文章 > 文章正文

丫头躺好我要进去了,在教室里男朋友要了我

时间: 2020-02-23 | 来源: 素素美文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

丫头躺好我要进去了,在教室里男朋友要了我

自己腆着脸问什么东西戳的难受不说,还要摸摸。

想起这些来,韩蕊就觉得自己羞到要死要活的,实在没脸见人了。

而院子里,老张也很是尴尬,这次自己可真不是故意的,是韩蕊自己拿胸前怼上来的。

那么宝贝儿的东西,又怼在了身上那么敏感的地方,他没反应怎么可能。

只是见到刚才韩蕊羞涩的样子,他也知道韩蕊已经发现了事情的真相,所以很尴尬。

可又怕引起韩蕊误会,于是老张思虑再三,最终来到窗口前说道:“蕊蕊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“你也知道,你张奶奶已经去世三个多月了,我根本没有接触过别的女人。”

“而你又那么年轻,碰到我的位置又那么敏感,所以我那儿就不受控制的起来了。”

“但是你相信我,我真不是有意的……”

老张在窗外做起了解释,怕韩蕊会误会这件事情。

但韩蕊显然并没有误会老张,这点从她随后的开口就听出来了。

“老张,没事的,这事不怪你,是我自己脚滑把你给扑倒的。”

“而且我是学医的,我知道有些事情只是身体本能而已,我不怪你。”

听到韩蕊这么说,老张心里就松快了许多,别闹起误会就好,免得背个老流氓的骂名。

可紧随其后的,韩蕊的声音就再度从房间内传出。

“但是今天的事情你不许告诉任何人,对谁也不许说,包括我爷爷。”

能够理解,毕竟是那么羞人的事情,谁愿意把这种事告诉别人。

于是老张连口答应,保证不会把这事给说出去的。

重新坐回躺椅上,老张点燃了那支烟,深深抽了一口。

还好,误会总算是解除了,这事也就算是过去了,以后可不能再跟韩蕊起旖旎。

毕竟韩蕊是老韩的孙女,也是个19岁的小姑娘,可不能再那样儿了。

老张心里惦记着这事,但韩蕊心里却惦记着另外一件事情。

临放假前老师布置了一份作业,说是做一份关于男性那方面的专业调查。

鬼知道老师为什么会布置这样的作业,这让韩蕊当时觉得很难堪,连个男朋友都没有的她怎么去调查,难道开口问爷爷?这显然是不可能的,所以一直憋在心里都是个愁。

不过刚刚接触完老张后,她觉得这个问题不再是问题了。

老张跟自己熟悉,两人刚才又那样旖旎的接触了一次,虽然问起来好像也会羞羞的,但是总比问爷爷或者去大街上随便抓个男人强吧?

于是下一刻,换完衣服的韩蕊就从屋子里出来了。

深吸口气后,她很是认真的对老张说道:“老张,你配合下,我们一起研究性可以吗?”

“研究啥?!”

老张当时吓的烟都差点掉了,他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。

但看韩蕊那张精致脸蛋儿上的羞赧就知道,他没幻听,韩蕊真要跟他研究‘性’。

望着满面绯红赧然的韩蕊,老张都有些急眼了,这玩意儿咋研究啊?

这些年除了做,他还真不知道有别的研究方式。

随后韩蕊就在羞赧中做出了解释,表示是医学院老师的作业,她也没人问……

听到韩蕊的解释后,老张这才了解,原来韩蕊不是要跟他做那个啊!

也不说好心中是轻松还是失落了,老张问道:“那你说吧,怎么研究?”

韩蕊掏出了手机,看了看手机照片上老师留下的调查方向后,她红着脸问起了老张,“那个,你平时跟女人做那个的时候,一次能做多久?”

问完这个问题,韩蕊就捂住俏脸,直感觉手都被烫到了。

她都不知道老师为什么要不知这种作业,可是没办法,老师自然有老师的道理,就跟老师有评定她挂科的权利一样,所以她只能按照老师的规矩和要求照做。

不过这个问题老张回答起来却是不那么困难,相反隐隐还有些骄傲,“俩小时吧!”

“啊?那么久啊?!”

韩蕊都被这个答案给惊住了,之前她给多个要好的女同学打电话询问这事。

有说自己男朋友十五分钟的,有说半小时的,还有说一个小时的。

但一个小时就算是同学答案里的极致了,根本没有人填写俩小时。

这会儿老张竟然爆出了俩小时来,这让韩蕊忍不住怀疑老张造假。

而她那种怀疑的目光,也让老张感觉到心里有些小不爽。

他很是认真的说道:“我真是俩小时,如果你不信的话完全可以……”

老张下意识的想说让韩蕊验证一下,可话到嘴边才反应过来。

他怎么验证,难不成把韩蕊给推倒,然后俩人现在就开始啪啪个过瘾?

这显然是不现实的,所以老张连忙改口,“你不信的话就算了,反正我不吹嘘。”

韩蕊想了想,老张好像还从没说过大话,也不是说大话的那种人。

所以思来想去的,她最终还是选择相信了老张,继续写下了两个小时的答案。

随即在问到第二个问题时,韩蕊就感觉到更羞了,当真是没法说出口。

可是实在是惦记着挂科的事,所以她只好忍住羞赧如实问道:“老张,你那直径是多少,长度又是多少……”

老张这会儿是真懵了,他哪知道这个呀,谁会闲极无聊的拿皮尺去量那玩意儿。

不过他更好奇,“你们老师到底是怎么想的,怎么会让你们做这种问题?”

韩蕊也很苦恼,“我也不知道啊,可是老师就是让做,我们又不能不做,她真是的……”

在嘟哝声中抱怨了几句后,韩蕊将赧然的目光重新投向了老张。

“老张,你就跟我说说嘛,我都能忍住害羞,你有什么不好开口的,快和我说说吧!”

好吧,既然韩蕊想知道,老张也只能告诉她了,不过具体数值确实没有。

他伸出手比划了下,“大概这么长,这么粗吧,这是不冲动的时候。”

看看老张比划的大小和长度,韩蕊都忍不住的害怕了。

 文学

不冲动的时候都有近20公分长,这要是冲动的话……

下意识的低头看看自己身下,韩蕊吓坏了。这要是进去了,不得直接弄到小腹?

韩蕊总算是明白了,难怪每次做的时候女人都会啊啊的叫唤,原来是疼的啊!

又连续问了几个问题后,韩蕊终于翻页看到了最后一题。

看到最后一题后,韩蕊彻底傻眼了,也再也忍不住心头的那种羞。

因为老师在作业上布置的是,让每个学生都拍摄一幅关于异性那里的照片。

韩蕊都羞疯了,她上哪去弄那种照片啊,难不成去网上截图?

其实这还不是最尴尬的,最尴尬的是,她都没接触过成年男性的那里,这会儿竟然要拍摄。

单纯的在脑海中想想,韩蕊都觉得心里羞臊的厉害。

只不过这毕竟是老师布置的功课,所以不管她愿不愿意,都必须要做。

况且她是医学院的学生,见到人体是很正常的,所以老师的行为根本不过分。

只是真要说出口去拍老张那里,这、这……这让韩蕊怎么说出口嘛!

她一个清清白白的大姑娘,竟然主动要求拍人老张那里,简直尴尬死个人了。

见韩蕊在那连尴尬带羞涩的,老张十分好奇,连大小和能做多久都问了,还有啥可问不出口的,于是他就直接凑上前,把韩蕊的手机要过来看了一眼。

这一眼过后,他总算明白韩蕊为什么不肯定开口了,这事让他都觉得有些尴尬。

不过尴尬之余,隐隐还有些个难以抑制的小兴奋。

刚才韩蕊不信他怀疑他的能力还有大小,眼下不就是个间接证明的好机会吗?

所以打着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说谎的幌子,老张成功劝服了自己。

他站起身来说道:“既然已经帮忙了,那就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。”

“这样,你拍吧,反正就是张照片而已,将来你从医肯定也会见到的。”

“到时候你总不能因为看到了男人的那里,你就不救人了,躲起来让病人等死。”

“身为医生,这就是你的职责,哪怕再羞人也得坚持下去!”

在老张说完这些后,韩蕊冷静的想了一想,好像还真是。

今天拍照片她可以羞赧,那以后呢,难道以后面对需要救治的病人时,她依旧羞赧吗?

从这点上,她好像也了解到了老师的用意,老师是想让她们磨练自己,应对羞涩!

心中想明白了,韩蕊也就深吸口气,重重的点了点头。

“好的老张,我明白了,我一定会征服自我的!”

话说完,韩蕊就走到老张身前,伸出白皙小手握住了老张的裤腰往下褪。

“动手的事情还是我来吧,我要战胜我自己!”

听起来是挺带劲儿的,可是真当要褪掉老张裤子的时候,韩蕊却是紧张的娇息急促。

这毕竟是她头一次见那男人那里,而且还要拍照,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。

只是在紧张之余,她隐隐的还有些许好奇感,好奇成年男人的那里,到底是什么样子的。

而时候的老张则满心的兴奋,他没有套路韩蕊,一切都只是韩蕊自己愿意而已。

所以他要给韩蕊看看,在满足韩蕊好奇心的同时,也证明自己在那方面的强力。

因而在随后,裤子就被韩蕊那只小手给一点一点的褪掉了。

在褪到一定程度的时候,韩蕊也终于渐渐欣赏到了那让她本能感觉到觊觎的存在。

此时此刻她的心里好慌,一双玉腿更是不停的磨蹭着,这全都是下意识的行为。

因为她知道,眼下老张露出的那东西,是放在她身子里面用的。

而且用起来的话,一定会让她感觉到会有种特别的滋味。

>>>>本文全文在线阅读<<<<

文章标题: 丫头躺好我要进去了,在教室里男朋友要了我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susumeiwen.com/wenzhang/aiqingwenzhang/176463.html
文章标签:

[丫头躺好我要进去了,在教室里男朋友要了我] 相关文章推荐:

    Top